てめー 切腹しろ!

kyuukiyo||冷cp磕太多好痛苦

[超蝙、batfamily、蝙蝠铁友情向!!]一个普普通通的万圣夜。

本来想来一发正经小甜饼但是一不小心就写成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沙雕玩意。结果最后搞得都不连贯了。捂脸

ooc我的

  

是迟到的万圣节贺文

————

万圣节,是一个专门用于cosplay,展现自己的手工作品,以及充满着糖果香甜的愉快的节日。

  

就连平时冷冷清清韦恩庄园也不例外的到处挂满了各种各样的万圣节装饰,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每个南瓜灯上都有不同样式的蝙蝠标志。再加上因为节日而团聚的蝙蝠一家,十分难得的,韦恩大宅洋溢着欢乐美好的气息。

  

当然如果不看客厅里闹成一团的四只小鸟们的话。

  

“说真的?木乃伊?”拿着染血的电锯,套着红头罩的杀人魔扯着旁边木乃伊身上的绷带,“先不说一点都不像,迪基鸟你的审美观是喂狗了吗?”

  

旁边的小型蝙蝠侠嚷嚷着:“提图斯才不吃这种东西!”

  

“轻点小翅膀!我快窒息了!说起来你根本没资格说我吧?你是在cos你自己吗红头罩?”木乃伊先生企图把杀人魔先生手上的绷带解救出来——那刚好是缠在他脖子附近的一部分——然而没有成功。“再说


,我为了缠这些绷带可是花了好长时间呢,为了确保他们不乱糟糟的。我敢肯定我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帅的木乃伊。”

  

“不,格雷森,无论是哪个木乃伊都跟帅扯不到一起,更别说是你了。”小型蝙蝠侠插嘴。

  

“红头罩一直都是拿枪好吗?!电锯是杀人魔才会用的!”杀人魔先生说着把绷带拽的更紧了,让木乃伊一个踉跄差点砸他身上。

  

好在杀人魔先生发现了新的目标——那边的小型蝙蝠侠——后,终于大发慈悲的松开了手,无视一边咳嗽一边大声控诉的木乃伊,跨过了坐在沙发上捣鼓着电脑的巫师,把手伸向了小型蝙蝠侠的两个尖耳朵上。

  

“哈,蝙蝠侠。真不愧是控父的恶魔崽子。但是你真的不觉得你的身高不太合适吗?”他捏着其中一个耳朵尖任对方怎么挣扎都不放手,“不得不说还是挺可爱的,little batman”

  

达米安版气球立刻被戳炸了。小蝙蝠侠从身后拿出刀(木乃伊叫唤着“他身后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决定砍了这个杀人魔替天行道,“你给我放手该死的陶德,带红头罩居然还有蝙蝠纹身的杀人魔也没资格说我!”

  

“咦这是真的,小翅膀你是在身上贴了蝙蝠纹身贴吗?噗,别说还真挺可爱的,但这更不杀人魔了。”

  

杀人魔先生并不打算理会木乃伊,开始和蝙蝠侠进行了惯例的互瞪。顿时电闪雷鸣,火花四射,一人举起了电锯,一人拔出了刀。眼看就要在韦恩大宅上演蝙蝠大战红头罩杀人魔的时候,眼睛没离开过电脑


还一边吃着小甜饼的巫师终于开口打破了他自己与别人格格不入的沉寂。

  

“小甜饼我快吃光了哦。”

  

刚刚还互相想把对方用眼神杀死的杀人魔和蝙蝠侠立刻放下恩怨,转头过来对着巫师同仇敌忾:“放下我的小甜饼,小红鸟/德雷克!”

然后又互瞪了一眼转头就往沙发上扑。木乃伊先生想去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反而不知道被哪只小鸟踩到


了脚上的绷带而摔倒与另外三个人滚作一团。

   

只要他们不把地面打个洞出来一切都好说。

  

因为阿福在厨房做饭,四个小鸟在客厅致力于摧毁周围可触范围内的一切物品,而不得不下来亲自下来开门来回应响个不停的门铃的布鲁斯叹了口气,在心里这么想着。一边悄悄的绕过家具东倒西歪,零食满地,已经无力回天的客厅,深呼吸了几口气,试图放软态度,摆好哥谭宝贝的笑容迎接敢于来韦恩·因为太偏僻几年没小孩子光顾·庄园要糖的小勇士们。

  

可惜拉开门发现不仅没有小勇士,还不是一个正常的万圣节应有的鬼怪装扮的人。

   

“Trick or treat!布鲁西宝贝!你想我了吗!”

  

门外漂浮着的是一个即使在黑夜里也因为红黄配色,色彩鲜艳的发亮的钢铁侠。

   

布鲁斯在反应了一秒后砰的砸上了门。

  

“嘿布鲁西,我难得过来拜访一次,别这么冷淡嘛。”被拒之门外钢铁侠锲而不舍的开始敲窗户。

 

四只小鸟非常一致的停下动作看向窗外。托尼清晰的在其中三只小鸟的眼睛里看见了仿佛要刺穿他的“嫌弃”

  

“我以为迪基鸟的品味已经够差了,没想到还有更差的。认真的吗?万圣节和钢铁侠?”

  

“tt。我记得他去年是美国队长。今年已经开始我cos我自己了吗”

  

“其实杰森也在我cos我自己,只不过没有那么省事。毕竟杰森好歹也拿了个电锯贴了纹身贴,即使他仍旧是红头罩。”

   

“你们几个小混蛋!我都听见了!钢铁侠难道不是人人爱的超级英雄吗!当然和万圣节更配啊!”钢铁侠再次用力的敲了敲窗户,并且举起了其中一只手对着窗户,大有一副“再不让我进来我就用掌心炮轰了这”的架势。

  

介于真的发生过托尼为了进门而直接用掌心炮轰炸的事件,布鲁斯想当做没看见这个傻子也不行了,无奈的过去给人打开窗户,又迅速的抓上钢铁侠的一只胳膊猛地一拉,让在半空中飘着没有一点准备的钢铁侠砸了进来。幸好钢铁侠在离地最后一厘米的时候反应了过来让自己稳稳停在了原处,没让自己砸在地板上,不然地板上怕是真的要被打个洞出来。

  

托尼斯塔克直起身来从装甲中气势汹汹的叉着腰出来:“布鲁西!我还是不是你的宝贝了?!我们这么多年深厚的感情你就是这么对我的!”说完还转头捂脸做出了一副受伤想哭的样子。

   

四只小鸟再次动作非常一致的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布鲁斯对此无动于衷,抱着胳膊冷冷的问眼前比他还大了好多岁的戏精:“托尼斯塔克,你几岁了?”

  

托尼擦了擦脸上不存在的眼泪过去把整个人挂在布鲁斯身上“我七岁了。难道不值得给我一颗糖吗?”

   

四只小鸟互相再次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布鲁斯挑了挑眉,把挂在自己身上的的托尼·七岁·斯塔克从头到脚打扫视了一遍,推了一下身上的大型挂件没推动后,再次冷冷的开口:“不值得。而且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宝贝。”

  

托尼依旧不死心的靠在布鲁斯身上:“亲爱的别这样!前几天我们还海誓山盟说好的不离不弃,为什么你翻脸就不认人?!”

  

布鲁斯叹了今天的第二口气,认命的揽住托尼的肩膀,脸上挂起经典布鲁西宝贝式委屈:“我没有翻脸不认人啊亲爱的,几天不见可想死我啦,因为托尼不足萎靡不振,我才没有及时的表达对你到来的欢喜啊”布鲁斯还装模作样的在托尼额头上亲了一口,“是我不好原谅我好不好宝贝。”

  

就算是身经百战,在许多公众场合的亲眼见过布鲁斯一手楼一个名模甜言蜜语的四只小鸟也愣是被眼前两个花花公子现场表演怎么用腻死人的口气恶心死对方的大场面吓得目瞪口呆,几乎说不出话。

  

托尼倒是最先受不了的那一个,他推开布鲁斯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感觉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一样抖了一下,又加了一个想吐的表情连连摆手:“对不起是我输了,我演不下去了。只有听别人对自己说的时候才感觉到这也太肉麻了。”

  

布鲁斯无奈的摊了摊手:“这不是你先开头的吗亲爱的,你还只有七岁呢,我不宠着你怎么办呢?”

  

“操,你们注意点场合好不好,你们俩把我们当空气吗?”杰森第一个回过神来痛斥为老不尊的两人,“两个老男人还宝贝,还亲爱的。恶心不恶心!!”

  

“别那么煞风景啊小翅膀,这叫情趣。就比如说你也是我的宝贝啊~”迪克可见对这种事情接受良好。

  

“靠,迪基鸟你怎么也这么恶心!”

  

当然两人都获得了来自蝙蝠侠的不赞成的眼光。

  

“打住,我真的认输了布鲁斯。我只是想要糖而已。Trick or treat?” 

  

布鲁斯一秒恢复冷漠:“没糖。”

  

男人果然都是善变的大猪蹄子。托尼心想。

  

好在永远最亲切友好宛如天使的大哥迪克从杰森的一大袋子的糖中抓了一把给托尼,还对托尼眨了眨眼睛,让托尼终于感受到了蝙蝠家仅有的一丝丝温暖,并且直呼想拐走做儿子。

  

当然布鲁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拒绝过他不下一百遍了。

  

“注意点,你们。腻歪也要分场合。这还有个真正的未成年在这。”提姆即使内心对布鲁斯和托尼两个人不要脸的程度过于震撼,但他还是早就眼疾手快的死死捂住了达米安的耳朵,让他一点也没听到布鲁斯和托尼刚刚的那些不良发言。当然他对达米安“别把我当小孩子看!再说我读的懂唇语!”的挣扎闻而不听。

  

事实证明,两只小鸟相互接触时间过长必然会出现化学反应。托尼这么想的时候达米安的剑鞘已经怼到提姆脸上去了。

   

眼看着最小的两只小鸟又快要一点小事掐起来的时候,托尼彻底对小鸟们的闹腾能力甘拜下风,思来想去决定还是不要再给布鲁斯增加额头上的皱纹比较好,清了清嗓子再次成功拉回大家的注意力之后开始进入主题:“虽然我被你的冷漠伤透了心。但是看在我拿到了糖的份上,我大发慈悲的决定不捣蛋啦!而且还有一个小礼物相赠!”

  

直觉告诉布鲁斯,斯塔克送礼物——多半没什么好事。他已经开始思考拆除炸弹的101种方法以及解决新型网络病毒的201种对策。

   

只见托尼拍了拍手,从窗外飞进来一个巨大的礼物盒——由四个会飞的小机器人吊着进来的,缠满了非常有万圣节气息的奇奇怪怪的丝带的巨大的礼物盒。

   

托尼拍着布鲁斯的胸膛告诉他这是百分之百的万圣节惊喜。然后指挥四只小鸟打开那个巨大的礼物盒。

   

于是四个人充满好奇心的飞快的跑过去争先恐后...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迪克一个人走过去好奇的戳了戳盒子角落上一个不起眼的按钮:“这个盒子竟然是个铁的?估计还


隔音吧?我开始怀疑里面是不是一堆蝙蝠了。”

   

“你怎么发现那个按钮的??”

   

随着机械咔咔的响声,巨大的礼物盒在侧面的正对着一众人的方向打开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里面竟然是被五花大绑的——

  

“克拉克肯特??!!”

   

“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灵光一闪就把你男朋友抓过来给你当礼物啦!”

  

蝙蝠侠的直觉果然永远没错。斯塔克灵光一闪永远没什么好事。

   

受害者在被五双眼睛齐齐盯着一阵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并试图用食指挠了挠脸挤出了一句弱弱的


“嗨,布鲁斯,trick or treat?”来缓解尴尬的场面。

   

不过十道目光不仅没有移开还开始变得越来越锐利后,克拉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介于他被绑的真的很色情。不,应该说他就不该在托尼斯塔克敲晕他之后本着“超级英雄应该都不是什么坏人”的想法乖乖听之任之的被绑上装箱,还想再等等看他到底想干什么。他也十分后悔发现自己被送到韦恩庄园后不仅没有用超人能力掀开盒子就跑,还觉得隐隐约约的期待和兴奋。

 

就算冒着被恋人的发小发现真实身份的风险,也要好过被恋人的儿子们看着他被捆绑的像是要现场上演十八禁的捆绑play要好??啊??

   

更惊恐的是,他是不是看见了达米安拔出了剑?!设定好像有点不太对?

  

“靠,这tm哪里是惊喜了,根本就是惊吓好吗”杰森手里的糖掉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托尼的大手笔,还不忘在心里夸一句果然斯塔克是永远能给老蝙蝠添堵的那一个。

  

布鲁斯再一次对杰森的粗口投来了蝙蝠侠不赞成的目光,但他最后还是忍不住点点头赞同了惊吓这个说法。

  

“虽然我不是不赞成布鲁斯你和克拉克玩这种情趣小游戏...但是你也不能让托尼当你们俩的受害者啊?


”迪克对托尼投去了同情的目光,“不,布鲁斯你们不用辩解了,我都懂。”

   

迪克的后半句话让布鲁斯和克拉克想要解释的话硬生生堵在嗓子里出不来。

  

我不是我没有啊??这完全是托尼斯塔克一手策划的啊??两人瞪着旁边得意洋洋浑身上下散发着“你看布鲁西我爱你吧你有没有很开心啊”的托尼斯塔克在心里悲愤的想着。

  

“不,别瞪我,我只是给你们提供一个互相揭露秘密的好时机。没有比万圣节更好的时机了吧?不过我真的没想到超人就这么乖乖的被我绑起来塞盒子里了”

  

克拉克为难的在心里反驳道:“为了不暴露身份去装一个普通人当然要不乖乖的假装被敲晕啊?”

   

提姆只是默默的盯着克拉克身上的绳索并对此不发表任何言论。

   

“我就知道这个该死的氪星人对父亲图谋不轨!”这是刚刚拔出剑的达米安。

   

如果说前面那句互相揭露秘密还没听懂的话,那么氪星人三个字吓得克拉克直接挣开了绳子飞了起来,愣了0.1秒觉得这样不太好又赶紧用超级速度飞了回去,再次缩回原位接受几只小鸟打量抢走自己父亲的穷凶极恶的罪犯的审视。

   

克拉克大脑短路的同时还哆嗦了一下。

   

“所以,克拉克肯特AKA超人先生,你还在盒子里面待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出来?”

   

   

  

  

好在阿尔弗雷德永远英明神武,即使多了两个不速之客,丰盛的饭菜也完全够吃。

  

可惜摆着一桌秀色可餐的饭餐点了一圈蜡烛,因为蝙蝠家聚餐从不吃饭的原则,也没法营造出来一点点温馨的气息。

  

再加上总有那么几位乐忠于互瞪的选手,克拉克觉得这个场面也没比刚刚他被五花大绑的躺在盒子里接受众人目光洗礼要好多少。

  

克拉克小心翼翼一点点的扒着碗里的饭,拒绝抬头,企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惜好死不死布鲁斯就坐在他旁边不说,还给他夹了片肉过来,打破了蝙蝠家饭桌上从不讲话的美德:“克拉克,别光吃饭啊?


这么一桌堪比五星级饭店的菜一点都不吃,别到时候出去的时候说哥谭王子虐待超人。”

  

克拉克点点头就近夹了点青菜继续开始扒饭。

  

布鲁斯又站起身从远处夹了片鱼过来放到克拉克碗里:“布鲁西宝贝亲自的夹菜服务,感不感动?”

  

克拉克:不敢动不敢动。他看见达米安从头到尾都在死死瞪着他呢,他有理由怀疑下一秒达米安就会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氪石。

  

当然这次达米安只是纯粹在不爽他父亲还没有给他夹过菜这个问题。

  

“一句话也不说,是感动的说不出来话了吗?”

  

克拉克:我真的不敢动。求求你看看旁边一直盯着我们的阿福啊布鲁斯!!

   

“嘿,你不说我说行吧。我快憋死啦!你们韦恩家平时饭桌上都这么严格的吗?食不言寝不语?过节就得有过节的样子,你们真该来斯塔克大厦来好好体验一次我家的节日Party。”不管是对夹菜的秀恩爱行为,还是对无聊的晚饭气氛都忍无可忍的托尼拿叉子敲敲桌子对开始放闪的那对情侣提出抗议,“我好不容易给你们创造出一个开诚布公的机会,别光吃啊?说点什么啊嗯?”

 

“说什么?说,嗨克拉克,我其实早就知道你是超人了,只是一直...”

  

沉默的克拉克突然猛地站起来打断了布鲁斯的话语:“对,对不起布鲁斯!!我不是不想告诉你我超人的身份,你听我解释!!我只是!...”

   

“只是一直都不想捅破就是为了好好调戏一下纯情的小镇男孩,并且特别喜欢看你害羞的满脸通红外加落荒而逃的反应?”

  

克拉克:“啊?”

   

“还是说,嗨超人你好啊,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其实”布鲁斯顿了一下压低了嗓音,“我是蝙蝠侠。”

  

克拉克:“啊????”

  

“好了你要解释什么?你可以开始你的表演了。”

   

   

克拉克肯特AKA超人,在现在这个本应该在自己大都会的家中,一边给来敲门的小孩子递糖果,一边和原来哥谭的富豪男朋友煲着电话粥的普通的万圣夜里遭受了接连两次的大脑重击。

  

第一,他用捆绑play一样的姿势被展现给了还没正式接触过的恋人的儿子,还特别明显的被嫌弃加鄙夷了,想要给四只小鸟们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早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第二,他恋人早就知道他是超人,他白白在镜子面前像练习求婚一样练习“布鲁斯我是超人”这句话长达一个星期之久,而且平时因为和自己对蝙蝠侠看法不同而吵起来的恋人本人,花花公子,哥谭宝贝布鲁斯韦恩,就是那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禁欲气息”的,强迫症控制狂严肃吓人的,蝙蝠侠。

   

克拉克环视了一圈还没放下餐具但是都已经再次齐齐向他看过来的布鲁斯的四个儿子,抬起手来颤颤巍巍的一个个指过去:“迪克,夜翼。杰森,红头罩。提姆,红罗宾。达米安,罗宾。”

   

“真棒,全对!我是不是该给你个吻作为奖励?”布鲁斯这么说着也真的站起来,众目睽睽之下在克拉克的嘴角吧唧了一口。

  

克拉克砰的拍了一下桌子把所有盘子都震了一下发出了咣当咣当的响声:“所以最近几天蝙蝠侠在瞭望塔奇奇怪怪的举动,果然是你在勾引我对不对!!”

  

迪克噗的把嘴里的饮料一口喷了出来:“什么?什么勾引?”

  

提姆嘴角抽搐手一抖摔碎了一个盘子,达米安直接把刀向克拉克掷了过来,杰森更是拿着刀和叉子当枪用对着克拉克和布鲁斯两个人一手指一个愤怒的咆哮:

  

“再说一次,你们tm的注意点场合行不行?!我tm不是来回来看你们一个两个三个在那卿卿我我专程恶心我的!”

  

然而克拉克稳稳的抓住飞来的刀对此处变不惊,反而是拽住旁边的布鲁斯大惊失色:“第三个是谁?你还和谁卿卿我我了?”

   

克拉克一扭头刚好看见旁边若无其事的吃着饭看好戏的托尼,语气间带了点被抛弃的大型狗的委屈指着托尼:“所以是他吗?你们两个都知道我是超人对不对?其实这次你是专门叫我过来摊牌的对不对?!”

  

眼看饭桌快被掀起来了,阿尔弗雷德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来表示自己的存在。

  

不知不觉把人拽着领子提到天上的克拉克后知后觉的往下看了一眼四只小鸟踩在椅子上蠢蠢欲动的想把他打下来,再转头看了一眼阿福。

  

完了,他看见阿尔弗雷德的眉毛快挑到天上去了。

——————请让我这样end——————

评论 ( 14 )
热度 ( 138 )

© てめー 切腹しろ! | Powered by LOFTER